所在位置:首页 > 天山文苑 > 文化 > 正文
故乡的麦子熟了
发布日期:2022-07-06 12:0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我的故乡位于郑州西部的深山区,与平原地区不同,崇山峻岭、万山起伏的地势决定了这里山多地少,因此世世代代居住在大山里的人们格外珍惜每一分土地,他们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在大山之中雕刻出一道道梯田,不经意间创造了这一伟大奇观。故乡的梯田盛名虽不及云贵山区,但却玲珑精致,别有韵味,远眺山寨下层层叠叠的梯田,宛若一个巨型天然调色盘,麦子闪烁着万道金光,梯田外绿水环绕,清净如鳞,远方群山逶迤。因为山脉众多这里极易形成地形雨,在烟雨摇曳的水汽中,时常可以看到云雾笼罩的景象,这时梯田的曲线若隐若现,像极了青山飘逸的裙带,村落隐约,一切朦胧又静谧,宛如一幅古镇水墨山水画卷。

在小时候的记忆中,进入农历五月,大山梯田里的麦子就会被炎热的太阳烘烤成金黄色。风,这位大自然的艺术家也不甘寂寞,掠过麦海带起层层翻滚的麦浪。这个时候,长辈们会天天到地里看收成,随手折下一支麦穗,反复在手中揉搓,麦仁很快脱离麦糠,用嘴对着手掌吹气,麦糠随风飞舞,把麦子放到嘴里嚼一嚼,就知道成熟了没有。待真正收割的时候,全村人都早早起床,拿着镰刀,戴着草帽,低头弯腰,左手握镰把,右手抓麦秆,麦收便正式开始了。     

收割麦子非常辛苦,但也不只有辛苦。在开始劳作时,山里的乡亲们会把自家的西瓜放到冒着寒气的山泉水中冰镇,待麦收一半,经过凛冽清澈的泉水浸泡过的瓜果已通体清凉,用刀轻轻一碰便汁水炸裂,丝丝白色的凉气顺着炸开的口子消散,大家围坐在地头,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拿着西瓜,讨论着自家收成。清凉爽口的西瓜沁人心脾,让人暑气尽消,给人们下半场的劳作注入新的动能。

长大后,我去了湖南求学,路途遥远,便很少回家。但时常会想家,尤其是麦收时节,思家情绪更甚。这时我会跑到长沙周边的农村,找一片农田慢慢行走,看微风把庄稼吹得如涟波荡漾,听风吹过庄稼沙沙作响,夹杂着泥土散发出芬芳,这些场景足够让我触摸到故乡的印记。纵然,南方没有人种植小麦,遍地都是水稻。

在今年故乡小麦收割的时候,我专程回老家体验和见证,在汹涌的麦海里,隆隆的机器声代替了小时候的手工劳作,同村的长辈们弯腰掐下几支麦穗,揉搓出一颗颗圆滚滚的褐色麦粒,放入嘴中咀嚼,称赞今年是个丰收年,我顺势拍下一张照片,照片的主色调是麦黄色,一只只布谷鸟从麦田上空掠过,蓝天白云下乡亲们布满皱纹的脸颊笑靥如花。这是麦田一年中最壮美的图景,也是最原汁原味的乡土中国。

对自然和乡野的向往,是一种深植在中国人基因里的浪漫,让我们能细细感悟小麦灌浆抽穗的变换,静静欣赏山川河湖的壮美。而丰收,又是一种最朴实的夙愿,就如同是自然对你我真挚的祝福,祝我们成长道路上都会有更大的收获。(吴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