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天山文苑 > 史鉴 > 正文
菜知县责子别妻
发布日期:2022-03-28 16:01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六百多年前,一位知县这样写道:“一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神道有灵应识我,去时还似到时贫。”他的继任者读罢此诗,深受感动,决心效法前贤,便和诗一首:“此来宣化布阳春,一念孜孜只为民。步武前贤宁敢后,等闲忧道不忧贫。”两位知县一唱一和,都以清廉自励,传为美谈。而前者,便是一生“清俭绝伦”,上任“衣物一担”、离任“一担衣物”,人称“菜知县”的胡寿安。

  胡寿安,字克仁,明徽州府黟县(今安徽黟县)人,在河南信阳、河北获鹿、四川新繁等地做过知县。

  胡寿安甘于清贫。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春,胡寿安出任新繁知县。他平日粗茶淡饭,衣着朴素,床上挂的是自己做的纸帐,并上书《题纸帐》一诗自警:“紫丝步障簇春华,卧雪眠云自一家。雪又不寒云又暖,扶持清梦到梅花。”他不以清寒为苦,反以为乐,将纸帐喻作“雪”“云”,可见其心境之恬淡。为节约开支,他利用闲暇时间将衙门后院的空地开垦成菜圃数畦,种植萝卜等蔬菜自食。有客人来访,他将萝卜放在盘里作为待客之物,临走时还作为馈赠之礼。新繁人民感其清廉,敬称他“菜知县”。

  胡寿安每到一地,总是深入田间地头察看访问,勤于向老百姓征询民情民意,“事有不便于民者辄罢之,有益于民者皆举而行之”。每逢春耕时节,他都要到村里看看,“劝民播种”。每见有田地荒芜或房屋毁坏,他必问明原因,捐出自己的俸银帮老百姓解困。特别是在新繁期间,他兴利去弊,“重农事、省工役,催科鞠讼、不事鞭箠”,“一枝一叶总关情”的为民爱民之举,让“吏民敬服”。

  胡寿安家风严正。他的儿子从老家千里迢迢来看望他,住了两个月,买了两只鸡吃。胡寿安知道后非常生气,对儿子说:“我为官二十余年,最戒奢侈,生怕不能清廉始终。如今你这样大吃大喝,岂不要败坏我家家风?”儿子听罢,惭愧认错,并引以为戒。胡寿安历三县,始终未曾携妻室同住,有人说:“你的名声倒是好了,可是你的妻子不能时时见到你,心里有多难受呢?”他回答说:“我怎么会不念及与糟糠之妻的患难之情呢?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必须时刻保持节操。被耳目、玩好、声色之物丧其良心、败其身家者,比比皆是。我担心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容易受到钱财及珍稀之物的诱惑,可能会瞒着我收下别人的礼物。即使侥幸不被我知道,但等我离任之后,人们必然会笑骂说我言行不一,对外装出廉洁的样子,内心实际很贪婪。所以,我选择不带妻子和我一起上任。”胡寿安“责子别妻”的故事,成为古代廉政文化史上的一个著名典故。

  胡寿安在新繁任满后,赴京接受考核。他离开时囊空如洗,除了数箧书籍,没有一点积蓄,打算卖了自己唯一的交通工具一匹老马作路费。不料老马忽病,送到兽医那里治疗,几天不见好转。这时,兽医的妻子病亡,家里写信来要他回去办丧事。兽医对人说:“妻已故,我回家她也不能复生,知县平日粗衣粝食,为民请命,未尝取百姓半文钱。百姓耕田种地,生活安乐,这都是胡知县的功劳呀。如今他赴京而马生病了,我如离去,马必危矣。胡知县以何为路费呢?我宁可负亡妻,不可负宰公!”于是,医生写信告诉其子“毋候我归也”。

  胡寿安离开新繁那天,百姓夹道相送,争相送礼品给他,都被胡寿安一概谢绝。一位胡寿安在当地结识的诗友深知他极重官德,一定不会接受贵重礼物,于是备了几匹粗布和十个黄萝卜,恳请他收下。胡寿安实在无法推辞,才收下一只萝卜。

  “吃菜根淡中有味,守清廉梦里不惊。”胡寿安“空手而来,空手而去”,其两袖清风的节操令人动容,也砥砺为官者“穷不忘操,贵不忘道”。(廖英 陈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