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天山文苑 > 人物 > 正文
特写 | 钟南山其人
发布日期:2020-02-01 18:4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1月18日,从深圳抢救完相关病例回到广州,接到通知又连忙从广州赶往武汉,买不到机票只能坐在高铁餐车;1月19日,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晚上又从武汉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1月20日,参加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忙到深夜;1月21日,从北京回到广州,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解读最新情况……

刚刚过去的四昼夜,这位84岁老人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提醒别人“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自己却赶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最前线,被媒体称为疫情中的“逆行者”。他就是我国著名呼吸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1月18日晚,钟南山在赶往武汉的高铁餐车上。苏越明摄

 1月21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中)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情况。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1936年10月出生的钟南山,在84岁高龄再次“挂帅”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奋战在新一轮疫情战场的第一线。

钟南山成长在医生家庭,父亲是著名儿科医生,母亲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1960年,24岁的钟南山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踏上了与父母一样的医学之路。对他而言,同病人在一起,让病人转危为安,就是最大的幸福。

1979年,钟南山考取公派留学资格,前往英国伦敦爱丁堡大学进修,但英国法律不承认中国医生的资格,导师不信任钟南山,把2年的留学时间限制为8个月。

钟南山暗下决心为祖国争口气,他拼命工作,取得了6项重要成果,完成了7篇学术论文,其中有4篇分别在英国医学研究学会、麻醉学会和糖尿病学会上发表。他的勤奋和才干,彻底改变了外国同行对中国医生的看法,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信任。英国伦敦大学圣·巴弗勒姆学院和墨西哥国际变态反应学会分别授予他“荣誉学者”和“荣誉会员”称号。

当他完成2年的学习后,爱丁堡大学和导师弗兰里教授一再盛情挽留。但钟南山回国报效的决心已定,他说:“是祖国送我来的,祖国正需要我,我的事业在中国!”

 2003年11月9日,钟南山在为市民义诊。新华社发

“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17年前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令钟南山广为人知。

2003年初,非典型性肺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简称SARS)疫情来势汹汹,广州好几家专门接纳“非典”病人的医院已经不堪重负。

时任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的钟南山站了出来,出任广东省非典医疗救护专家组组长,并把他带领的呼研所推向了前台。

尽管所内陆续有多位医务人员病倒,钟南山依然决定向患者敞开大门。这里,成为“非典”大战的最前沿。

控制病情,首先要查清病原体。当时有权威观点认为,“非典”是由衣原体细菌导致的。钟南山和同事们则认为“非典”是一种病毒性疾病。事实证明,疫情正是由SARS冠状病毒引发的,钟南山力排众议的“发声”让抗击“非典”少走了弯路。

在钟南山的指挥下,呼研所率先摸索出一套有效的防治“非典”的方案。这一经验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对全世界抗击“非典”有指导意义,后来成为通用的救治方案,钟南山也成为群众心目中的功臣。

“非典”过后,钟南山依旧致力于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他主动承担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代言人的角色,向公众普及卫生知识,推动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

“呼吸系统疾病是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需要应对的最主要疾病。”钟南山说,“非典”之后,全国陆续设立了几百个疾病监测点,能够及时监测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实况,对于呼吸系统疾病的诊断水平也在不断提升。

此后的H1N1、H7N9等疾病,医护人员和防疫机构都能够快速找到病原并进行防控。

由MERS冠状病毒感染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自2012年以来在中东地区引发了严重疫情,2015年又在韩国爆发。

2015年5月28日凌晨,一名韩国患者被送入广东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这是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疑似病例,而广东仅用两个多小时就将该疑似病例追踪到位。

应急响应随即启动,病人被收入ICU负压病房隔离治疗,医院成立防控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医疗救治专家小组及医院感染防控小组。第二天,广东省中东呼吸综合征临床专家组成立,钟南山再次担任组长,携国内知名专家到惠州商讨首例MERS患者救治及医院防控计划。由于及时研判和科学应对,MERS疫情并未进一步扩散。

 2016年3月1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在审议中发言说,要理性认识雾霾和健康与疾病的关系。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我不过是一个看病的大夫。”虽然早已是国内公认的呼吸病学领军人物,获得过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白求恩奖章,钟南山却始终保持谦逊。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曾位列中国人群死因前三位。钟南山带领团队于1999年提出对慢阻肺进行早期干预,经过10多年磨砺,第一次从流行病学证实生物燃料可引起慢阻肺,第一次发现两种老药用于预防慢阻肺急性发作安全有效,相关成果被写进世卫组织编撰的新版慢阻肺全球防治指南。

他还与有关专家一起,首次在国际上证实对早期无症状或仅有极少症状的慢阻肺患者使用单种药物治疗,可以明显增加患者肺功能,并延缓肺功能每年的递减率,为国际上慢阻肺的早诊早治提出新的战略。

2018年12月,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钟南山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被评价为“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的重要推动者”。2019年9月,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他又当选“最美奋斗者”。

 2018年8月2日,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诊室内为患者检查。新华社记者邓华摄

 2018年8月2日,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诊室内为患者分析病情。新华社记者邓华摄

包括“院士门诊”“院士查房”、做科研、带学生,这位精神焕发、步伐矫健的八旬院士,至今仍在看病出诊一线工作。对于一时难以解决的疑难病症,钟南山会当作学术研究新挑战,回到实验室进行科研攻关。“实践医学就是一边实践,一边科研。”钟南山说,“不能只是搞研究,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病人的问题。”

“钟南山院士对于医学工作的初心让我们深受触动。现在还在工作岗位上,坚持多发一份光和热。”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周玉民说,钟南山严谨的工作态度,爱岗敬业和拼搏奉献的精神,直面挑战、勇于担当的精神始终激励着他们。

面对去年底开始的这一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钟南山再次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实地研判疫情,参加有关新闻发布会,向公众传播专业观点。

“中国现在是非常明确地向世界宣告,我们第一步就是公开的、透明的,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态度完全没有任何保留。”在1月21日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对外界觉得中国隐瞒病情的说法给予正面回应。他说,武汉对疫情上报抓得很紧,而且特别重视出去的人的检测,发现发烧则禁止离开,这样做能够很有效地控制传播。

钟南山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和毒力都没有SARS强,但目前的病例明确证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能够人传人。由于没有特效治疗手段,对病人严格隔离是最有效的方法,而且能避免“超级传播者”出现。

“要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戴口罩还是有用的。如果有一些不舒服或者感冒,应该到当地的发热门诊去看病,必要时进行排查。”钟南山预计,春节期间得病的人数还会有增加,但只要把隔离和监控这两点做好,他不太相信会出现“非典”那样大规模传播的情况。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