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天山清韵 > 家风家训 > 正文
家风故事︱每一粒米都很珍贵
发布日期:2020-11-08 11:17 来源: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

前些日子,准备午饭时,发现电饭锅里遗忘了前一晚吃剩的米饭,想着应该没人吃了,准备倒掉。

谁料,正巧被母亲撞见。“米饭都没有坏,怎么能倒掉?”她顺手夺过我手中的锅,跑进厨房继续忙活。

那天是周末,一家人久违的团聚。在厨房忙活了一阵的母亲,端了一大碗刚出锅的蛋炒饭放在餐桌正中央。

一家人正惊讶于她的做饭速度时,母亲的饭前“说教”也开始了。开头便是她儿时用粮票、肉票排队购粮、买肉的故事。

这些故事,我几乎都能背下来了。想必母亲看出我脸上尽是不耐烦,“家长的行为会影响孩子习惯的养成,记住,每一粒米都很珍贵!”说罢,她没有再继续教导。

无巧不成书,母亲话音刚落,三岁的女儿正从自己的碗中倒出米粒在餐桌上玩耍。

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母亲看了孩子一眼,紧接着眼神转向我,没有训斥也没有再说教,而是低头默默吃饭。那一刻,“每一粒米都是珍贵的!”这句话,不停地回荡在我耳边。

我迅速起身纠正女儿的行为,耐心地告诉她,米饭是珍贵的,不能浪费。欣慰的是,听话的女儿端正坐好开始认真吃饭。

母亲勤俭节约、珍惜粮食的好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在她的童年时光里,买东西都用票去换购。每当她回忆起那些粮票、油票时,眼神中依然充满回忆。

母亲是家里的长女,打小就扛起了家里的重担,还在念小学时就能自己独自一人排队购买粮、油、肉。六、七十年代,新源县城中心广场东南侧有一家粮油店,那里便是大家伙排队用粮票购买粮食,油票换购食用油的地方。

有一次,外婆身体抱恙,外公带去就医,懂事的母亲便独自前往粮油店购粮。那日正逢过节,粮油店人山人海。十三岁的母亲规矩地站在队里,手里紧紧攥着粮票。眼看快要轮到自己时,突然正在取粮的壮汉因秤上细微的偏差与粮油店老板起了争执。排在队尾的几个年轻小伙等的不耐烦,干脆乘乱,一窝蜂拥在柜台前,跟着嚷嚷起来。

瘦小的母亲瞬间被挤出队伍,狠狠地摔坐在地上,手里攥着的粮票因挤压,撕掉了大概一半,母亲委屈地哭了。邻居老穆见状,立马上前扶起母亲,训斥了一番没有规矩的年轻人,接过母亲手中的粮票,安慰到:“没事,粮票可以粘贴好,去领你家的粮食吧!”

店员将称好的五公斤面粉袋递给了母亲,她高兴地接过袋子,扛在肩上一路踩着星光回家。“那一次过节吃的馓子、油果子真是无比美味啊!”母亲说起这一段经历时,总是忍不住回味。

母亲的童年里,家里经常吃玉米面,很少有白面、大米。正因如此,那一辈的人很在乎米、白面的质量。抓一把在掌心里,放在鼻子下闻一闻,再用手指轻轻拨一拨。那一刻,每一粒米、每一把白面都是珍贵的。

日子虽然过得紧吧,但母亲的孩童时代依然有数不尽的独特美食,馕坑烤的土豆、玉米,玉米面做的糊糊、窝窝头,还有逢年过节出现在餐桌上的用白面做成的包尔萨克、馓子……

顺着母亲的回忆,我仿佛看到:刚从馕坑里掏出来的土豆依然很烫,扒开表皮后,浓香扑鼻而来,母亲张大嘴对着天空吹几口热气,又忙不迭地咽下去。刚出油锅的撒子还未完全干透,撇一点咬一口,又脆又香,那香味飘过一家又一家,最后,空气里都弥漫着节日的味道。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如今生活富裕了,我们更应当记住父母辈的艰辛,敬畏每一粒粮食,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幸福。(乌鲁木齐市米东区纪委监委 阿娜尔·孜努尔别克 | 责任编辑  陈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