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天山清韵 > 家风家训 > 正文
家风故事 | 无字家书
发布日期:2019-12-17 16:17 来源: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

 我的家普普通通,很平凡。但在这平凡中,我们却坚守着为人处世的底线。这些都是我的祖辈、父辈留给我们的“无字家书”。

我的姥爷已经92岁,年轻时他随部队来到兵团第九师170团。这一来就扎根了一辈子。

最初,姥爷以放牧为生,当时团里可放牧的地方十分稀缺,大都是戈壁,他秉持着一股军人不服输的精神,硬是用脚步丈量了全团的牧场,选定了一处土肥草美的地方。

寒冬里,别人围着火炉烤火时,他在外面绑羊圈、赶骆驼。深夜中,大家都在安睡,他拿一把手电,穿梭于羊群中,查看临近生产的母羊。在姥爷的精心照料下,他放牧的羊总是膘最好,产羊羔最多。

退休后,姥爷也不闲着,煤棚里砸煤,院中喂鸡,亦或为蔬菜浇水,总是忙碌地穿梭在房前屋后的每个角落。“踏实”,是我从姥爷身上领悟到的第一封家书。

记忆中的父亲一直是严厉的,他总是皱着眉头,似乎从未展露过笑脸,因此我鲜与父亲交流,看见时也总是躲躲闪闪,但父亲却把我“盯”得很紧。

“写作业头太低!”话音未落,父亲的巴掌便拍在了我的脖子上。

“走路弓腰驼背!”又是一巴掌!

一次晚饭,父亲见我在爷爷奶奶还未上桌前,便自顾自地吃饭,立即扔了我的筷子,让我罚站一中午。

后来我长大了,父亲拿木板做成扁担,又做了两个铁皮桶,让我天天和他一起挑水,美曰其名让我“当家”。一桩桩一件件都曾令我对父亲“咬牙切齿”,但这也在不经意间转化成了我的第二封家书——“规矩”。

我的母亲总是很温柔,细心地操持家里的琐事,充当着“粘合剂”“协调员”。

自母亲退休后,她逐渐把重心放在照顾姥姥和姥爷身上,姥姥姥爷爱溜达,但年龄大了,小马扎坐不下去,大凳子带上又不方便。母亲灵机一动,找来许多泡沫和海绵,用泡沫做底,海绵做顶,做了两个轻巧又稳定的“专座”,楼下的爷爷奶奶们很惊奇,见了都说好。

现在姥爷由于年纪大,生活难以自理,吃喝拉撒皆由母亲照料,穿衣、做饭、洗澡、洗衣,母亲总是力所能及的安排妥帖。姥爷偶尔还犯糊涂,连儿女们也记不得,母亲常常转身偷偷掉泪,却依然不厌其烦地诉说以前的故事。于是我从母亲这里收获了第三封家书——“孝顺”。

其实,从小到大,尽管家人们从未给我写过任何书信,但他们的言传身教早已转变为字字诤言,引领着、指导我不断前行,我也将紧随脚步,把长辈们传递给我的“无字家书”用言行“书写”、用身体力行。(额敏县纪委监委 代轶婷 | 责任编辑 黄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