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高质量发展践悟 | 让村级监督有力量
发布日期:2022-07-26 11:11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W020220726261643746079.png

日前,四川省泸州市纪委监委在开展过渡期专项监督时,发现古蔺县双沙镇东山村存在集体资金使用及财务管理不够规范、公开透明度不高等问题,督查组随即督促该村对存在问题进行整改,并指导完善小微权力清单和运行流程图,从管理权限、运行流程、执行标准等方面进行明确。图为该市纪检监察干部在东山村香桃种植基地向群众了解情况。 张仁华 苏海鹏 摄影报道

W020220726261644020796.png

近日,山东省沂源县纪委监委开展村(社区)集体“三资”专项监督时发现,历山街道东沙沟村征地拆迁体量大、资金流量多,监督组立即采取驻点监督方式,严防村居干部违规参与工程建设问题发生,保证项目建设规范高效、资金使用廉洁安全。图为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东沙沟村核查征地拆迁项目资料。 徐学亮 许宇樱凡 摄影报道

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大量惠民政策、项目资金向基层倾斜,加强村级小微权力监督制约任务日益繁重,特别是村级组织负责人“一肩挑”后,相比过去,村居主要干部权力加大,监督难度也相应增大。为此,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积极探索推进村务监督与纪检监察有效衔接,实现“探头”作用和专责监督相融合,形成对村“两委”特别是“一肩挑”人员监督合力,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强的监督保障。实践中,有哪些经验做法?我们采访了三位地方纪委监委负责人。

本期嘉宾

傅智超 浙江省丽水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魏 平 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程 默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形成有效监督合力,让县级监督触得到,街道监督顾得上,村级监督有力量

记者:进一步规范村级小微权力,特别是盯住管好“一肩挑”人员,你们开展了哪些积极探索?取得哪些成效?

傅智超:丽水地处浙西南山区,九山半水半分田,全市2725个行政村,信访举报总量一直较高。为切实把村级小微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我们对村级组织权力和服务事项进行全面梳理和流程再造,绘制涵盖重大决策事项、“三资”管理等11张流程图,让干部照图用权、群众照图监督。结合村居主要干部“一肩挑”情况,我们出台了村干部履职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定触碰红线处理标准,教育监督引导党员干部谨慎用权。与此同时,主动融入数字化改革,开展村社公权力跨场景应用建设,建立基层小微权力大数据监督平台,探索出一条融合公开晾晒、数据分析、廉情预警于一体的权力运行和监督新路径,形成责任明晰、规范高效、智能协同的基层监督体系。去年,全市反映村社干部的检举控告量、初次举报量、重复举报量实现四年四连降。今年上半年,全市重点区域检举控告量同比下降53.6%,无检举控告村居占比超80%。

魏平:去年以来,我们以规范监督村集体“三资”管理为突破口,开展了系列专项整治,通过提级监督、督查督办,查处了一批集体违规决策、私存外借村集体资金等问题,督促完善农村集体“三资”管理制度,以制度约束为村级小微权力划定了轨道。此外,围绕“一肩挑”人员的监督管理,我们通过不同乡镇、村组随机轮换交叉监督的方式,破解监督难题。同时,在村务监督员能力提升上下功夫,通过轮岗交流、教育培训、跟班学习、实战练兵等方式,将村级小微权力监督重点编成教案,列成清单,提升监督精准性。如勐海县纪委监委聚焦村务监督系统性不强、监督要点不精准、监督成效不明显等突出问题,化繁为简,编印村(居)监会工作手册,为村务监督员规范开展监督工作提供实操指导。今年以来,该县各村(居)监会共受理群众意见建议256件,化解群众矛盾307件,提供问题线索16件,基层监督作用得到有效发挥。

程默:在我们近三年立案查处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中,村居干部占比高达62.2%。调研发现,对村居干部的监督存在区级监督触不到、街道监督顾不上、村级监督没赋权等问题。为此,我们探索提级聘任村(居)监会主任为村(社区)监督员,并建立配套机制,明确监督员职责定位,让其充分发挥人熟、地熟、情况熟的优势,把监督深度融入基层治理。截至目前,全区271名村(社区)监督员向纪检监察机关反映问题线索291条,立案审查42件47人,党纪政务处分26人,有效管住了小官,制约了微权。如,秦陵街道秦陵村监督员在走访中发现,该村公章由一名村干部管理,群众需要到他经营的小卖部和油坊消费后方可顺利盖章。随后,该村干部受到了相应处理。针对村(居)印章管理混乱、村干部公章私有化、群众盖章难等问题,我们联合组织、农业农村、民政等部门,出台了进一步规范村(居)印章管理的工作意见,要求各街道加强对村(居)印章使用的管理和指导,安排专人进行保管,有效堵塞小微权力运行的漏洞。

着力答好监督效果好不好、履职专不专等考题,不断提升监督精准度、有效性

记者:请您根据探索实践得出的经验,谈谈不断健全“一肩挑”人员监督管理,规范村级小微权力运行,还需要解决哪些突出问题?

程默:拿我们推行提级聘任村(社区)监督员制度来说,一方面需要破解监督效果“好不好”的问题。目前,通过提级聘任搭建起村(社区)监督员这一“探头”,我们已经解决了村级监督“有没有”的问题。但在实际工作中,如何不断提升监督工作质效、精准发现问题线索、规范基层权力运行,还需要探索出更加鲜活、有效、管用的办法。另一方面,需要破解履职“专不专”的问题。在实践中,我们建立了“三个一”工作机制、室组街“结对子”工作方法等措施,为工作有效开展打下了制度基础。但还存在统筹管理不全面、培训指导不精准、调动积极性手段不多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激励鼓励机制,加强实战练兵、专业培训和业务指导,不断提升监督员履职能力。

傅智超:村级监督组织成员来自村社内部,不敢监督、不愿监督、不会监督还比较普遍。现实中,乡镇纪检力量的配置明显薄弱、人员不足且流动性大,在监督的专业素养方面存在明显短板,对党纪国法掌握不够,履职能力偏弱。尤其是数字化改革思维和能力仍较薄弱,对村级核心业务和权力运行流程研究还不够深入,查处违纪违法问题的能力和水平还不能很好胜任实际需求,这些问题都亟须解决。

魏平:必须积极探索强化村务监督与纪检监察有效衔接,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对村级小微权力特别是“一肩挑”人员监督。具体来讲,就是要更加注重对乡镇纪委工作的领导,“一盘棋”统筹乡村纪检监察工作与村务监督工作,为基层监督执纪撑腰鼓劲,支持村(居)监会找准定位、大胆工作,解决不敢监督、监督不力的问题。实行村务监督台账动态管理制度,完善并严格执行农村“三重一大”事项决策议事程序,着力解决职责不清楚、监督不顺畅的问题。列出村级权力清单,使农村基层权力清单化、规范化、制度化,解决村监会不会监督、不善监督的问题。

准确把握权力关键点、廉政风险点、管理薄弱点、问题易发点,推动监督下沉落地

记者:下一步,对进一步规范和约束村级小微权力,有哪些谋划思考?

魏平:要着力推动监督向基层延伸,加强村“两委”特别是“一肩挑”人员监督,以案说法、以事释理,以高质量监督推动基层治理提质增效。要围绕乡村振兴总体部署和工作进度,因时因势调整监督重点、创新监督方式,清除“拦路虎”、纠治“微腐败”,做到乡村振兴政策资金项目在哪里,监督就跟进到哪里,紧盯村组微权力、微收支、微工程开展贴身监督。建立完善村级权力清单,绘制小微权力运行图,把小微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程默:我们结合临潼区委出台的村居干部特别是“一肩挑”人员管理监督贯彻落实意见,制定对“一肩挑”人员监督的若干措施,从区纪委监委、街道及监督员三个层面强化村级监督,推动村(社区)“两委”班子更加优化,村级权力运行更加规范;以农村集体资产提级监督为抓手,选取试点村,聚焦集体资产管理不规范、权属不清晰、监管不到位等问题,组建“纪委监委+行业部门+监督员”队伍,实行监督清单化管理,把部门和社会监督延伸到村,以点带面推动农村集体“三资”管理规范化;把清廉文化建设作为一体推进“三不腐”建设的基础性工作,打造一批制度完善、班子团结、村务清爽、民风清新、阵地完整的清廉村居示范点,全面强化基层治理。

傅智超:我们聚焦村居主要干部,准确把握权力关键点、廉政风险点、管理薄弱点、问题易发点,实行清单式管理、对账式销号。通过持续开展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专项治理,抓好村经济合作社运行问题专项治理项目,对群众反映较集中的民主决策、收益分配、资产处置等方面不规范问题开展监督检查,为集体经济发展奠定基础。不断壮大乡镇村级监督力量,做实片区协作,增强市县乡村四级联动监督的协调性。织密数字化监督网络,实现数字“三农”协同应用平台与基层小微权力大数据监督平台等应用数据共享和协同,让百姓身边的公权力运行和监督全程在线,以信息化助力监督下沉落地。(李张光)